<i id='1n50'><div id='1n50'><ins id='1n50'></ins></div></i>

  1. <i id='1n50'></i>

  2. <ins id='1n50'></ins>

    <fieldset id='1n50'></fieldset>
  3. <tr id='1n50'><strong id='1n50'></strong><small id='1n50'></small><button id='1n50'></button><li id='1n50'><noscript id='1n50'><big id='1n50'></big><dt id='1n50'></dt></noscript></li></tr><ol id='1n50'><table id='1n50'><blockquote id='1n50'><tbody id='1n5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1n50'></u><kbd id='1n50'><kbd id='1n50'></kbd></kbd>
  4. <dl id='1n50'></dl>

        <code id='1n50'><strong id='1n50'></strong></code>
          <span id='1n50'></span>
        1. <acronym id='1n50'><em id='1n50'></em><td id='1n50'><div id='1n50'></div></td></acronym><address id='1n50'><big id='1n50'><big id='1n50'></big><legend id='1n50'></legend></big></address>

          國內首部《共產黨宣言》大型史料集出版

          • 时间:
          • 浏览:10

            2020年5月,在南京大學118周年校慶即將來臨之際,南京大學學衡研究院的最新學術成果《〈共產黨宣言〉在中國——〈共產黨宣言〉的譯本與底本》由南京大學出版社正式出版。該書是國內第一部關於《共產黨宣言》在中國翻譯、介紹和傳播的大型史料集,納入2018年江蘇省重點主題出版物之列。

            1848年,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問世,宣告瞭科學社會主義的誕生。在馬恩生前,《宣言》即覆蓋瞭18種語言,有130多個版本。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自豪地說,《宣言》無疑是全部社會主義文獻中傳播最廣、最具有國際性的著作,是從西伯利亞到加利福尼亞的千百萬工人的共同綱領。

            最遲在1899年《共產黨宣言》即已傳至中國。在中國共產黨誕生前夜,第一個中文全譯本——陳望道譯本於1920年問世。值得一提的是,1919年南京大學的前身——南京高等師范學校發起成立南京學生聯合會,該會主辦的《南京學生聯合會日刊》連載瞭題為《社會問題》的文章,該文摘譯瞭《共產黨宣言》中的十條綱領,這是南京地區最早傳播馬克思主義的文章。

            《宣言》的傳播離不開翻譯,恩格斯生前多次審定《宣言》的譯本,從其批評可見,要想忠實而流暢地翻譯《宣言》,是一件極為不易的事情。如施捷克列所言:《宣言》各種版本和譯本的命運顯示,共產主義思想的傳播曾經遇到過種種困難,馬克思和恩格斯所確立的一整套概念起初隻有他們的志同道合者才能掌握。顯然,用另一種語言來表達這些概念,是非常艱巨的任務,即使是恩格斯親自審閱的譯本也未必盡如人意。歐洲不同語種之間的翻譯尚且如此,當《宣言》漂洋過海傳入中國時,其翻譯更是艱難的再創造工程。如果不厘清底本與譯本之間的關系,人們將無法理解具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術語和概念,從而也無法理解中國的近代乃至中國革命的實踐。有鑒於此,學衡研究院充分發揮其國際化學術平臺的特點,利用通曉多語種的優勢,搜集《宣言》的各種底本和翻譯,將其匯集為三編:第一編“譯本”,為譯自不同外語的六個漢譯全本;第二編“底本”,搜羅瞭多個語種的外文版本,另附有河上肇介紹《宣言》的長文;第三編“傳播”,呈現瞭陳望道全譯本問世之前《宣言》在國內被介紹的情況。

            學衡研究院成立六年來,本著“全球視野,本土實踐”的學術理念,致力於跨學科、跨文化的學術研究和交流,本書的出版堪稱獻給母校118年校慶的最新成果。